游客您好
第三方账号登陆
  • 点击联系客服

    在线时间:9:00-16:30

    客服微信

    318989567

    电子邮件

    admin@chnbeer.com
  • 汽泡菌APP

    发现更多好精酿

  • 扫描二维码

    关注汽泡菌APP公众号

推荐阅读
付大米先生 LV.2
未知星球 | 未知职业
  • 关注0
  • 粉丝0
  • 帖子76
精选帖子
开启左侧

武汉|你的心中,是否有一只爱喝啤酒的小恶魔?

[复制链接]
汽泡菌APP下载

马上注册,进入精酿啤酒的世界。APP下载请搜索:汽泡菌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
武汉是一座遍地美食的城市,与美食相伴的,必然缺不了酒。武汉本地品牌里,小恶魔算是我最早尝过的之一。

2017年冬天的一个周末下午,我地铁+共享单车来到万里之外的光谷,踢球、烧烤,之后准备喝一杯返程。打开著名的绿色App,搜索酒吧,发现不远处就有一家名叫小恶魔的酒吧。看评价真不错,于是打算去看看。


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堆奇装异服老外——场面极度混乱,让我想到了学生时代入夜后酒吧里的吵闹。看看大家的装扮才想起来,马上就要万圣节了。得,来都来了,喝一杯吧。


点了一个tasting set,被告知若干酒款已经见底,南瓜艾尔一滴不剩。凑合着喝吧——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喝掉了那四杯我也没对上号的酒,在App上写下点评,撤退了。回味一下当时的点评,还能看到那个对中国精酿市场恨怨交加的少年。


去年偶然机会,我又尝到了易拉罐装的小恶魔的酒。由南方某著名精酿私域群主赠送,我收到了六罐、每罐一斤多的酒。放了几天之后打开喝,竟然全部重度氧化,惨遭浇花。我心里不禁有疑问:为啥?直到大魔王叫我一起去参观小恶魔酒厂,我心里仍然是拒绝的——很难啊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难道要去找罪受吗?

参观了酒厂之后,我才意识到之前的这些问题的原因——

2021年3月酒厂才新增的听装灌装线,意味着去年喝到的酒,并不是正常灌装可保存的,而是酒吧的生啤用简易卷封机压盖的临时产物。而酒厂的运营人May也直言那一批酒真的不适合邮寄。喝着刚灌装出来的酒,我逐渐明白对于一家小酒厂来说,“品控”这个词的意义与范围——有时候,在你可以控制的范围以外,因为下游处理不当,你的作品也会产生负面影响。


至此,之前积累起来的对小恶魔的不解与误解全部消失,杯中酒足以让人喜笑颜开。酿酒师Taylor和老板May也都比较佛系,趁着大魔王的契机,我们决定介绍一下小恶魔,让屏幕另一边的你,也认识它。

【酿酒师Taylor和老板May】

【问】你是怎样开始接触精酿啤酒的?
【May】

最开始我并不清楚除了工业啤酒以外的啤酒,对精酿也没有认知。第一次接触是在2014年的夏天,那会我和泰勒(我们的酿酒师)还是男女朋友的关系,我们去美国参加他姐姐的婚礼(婚礼就在他们家的花园举办的)。在他们的老家(宾州),酿造文化还挺浓郁的。

就在一个平常的下午,泰勒拿着一个2升的玻璃瓶说我们去买一些啤酒回来。于我而言,一切都是很新鲜的,我就带着好奇心跟他开车去了一个类似于大型厂房的地方,进去之后却是一个酒吧,背后是至少三层楼高的设备连着啤酒头。一半是巨型的工厂,实验室,仓储房间;另一半是客区,厨房等等。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喝到有不同风味的啤酒,喝到了IPA, 那时候第一口真心觉得苦,但在随后的日子里却满满的爱上了。

这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接触精酿,是震撼的,颠覆我对啤酒的认知。同时巨型钢铁的设备、酿造文化,给我带来强烈的冲击感。这件事为我做小恶魔的想法埋下了种子,后来的日子里慢慢酝酿发芽。


【问】有想法之后就开始着手准备了吗?
【May】

2014年12月,我们中途吵架分手了,然后我一个人去了洛杉矶游学。在那五个月里面,我或主动或被动地接触了许许多多的小型工厂型的酒吧。其中一次在圣地亚哥,一个韩裔美国当地人带我去了一个酒吧,那儿的设备我现在知道是1吨(当时不知道,只觉得原来还有这么小的)。在那里我看到了,我也许努力是可以触及到的。因为第一次看到的规模实在太大,虽然种下了一颗种子,但是觉得太遥不可及。而这一次是真正意义地让我主动地想要去了解设备,学习酿造工艺,去思索实现想法需要多少钱。


我开始在美国一边读书,一边咨询国内外的设备厂家,去不同的酒吧喝酒,收集绝版的酿造窍门类的书籍。直到2015年6月的某一天,我从学校下课回宿舍,路过一个很大的十字路口,红灯有足足三分钟那么久。在等待中,我突然脑袋像播幻灯片一样的闪现了中国十年飞一般的发展速度。再看当下我身处的美国,人们的概念中并没有精酿两字,这个就是啤酒,是大家的日常一部分;去酒吧,去超市,去餐厅都会喝一两杯。其实就是经济水平提高的产物,当人们的经济能力达到了一定的程度,接下来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会提升。于是精酿文化就产生了,在美国,二十年间达到了现在的主流盛况。

在我脑袋里,我觉得现在所站在的地方就是中国未来十年会到达的地方。那会还挺巧的,人行绿灯亮了,但是我扭头走回了学校,我跟我的老师说,“I am going back to china. I wanna brew beer. I came back to say goodbye.”我要回中国。我要去酿啤酒。我回来和你说再见。一字不差的。


【问】但现在Taylor是酿酒师,所以后来又怎么开始合作了呢?
【May】

再后来的三天我就回来了。我把带回来的书籍还有我的想法一直一直说给泰勒听,希望他支持我和我一起开始做家酿。幸运的是,他是有基础的,十个宾州人就有一个玩家酿。他觉得在美国很平常,不以为意,所以没有和我说过。
 
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一起酿造了十几款家酿,每次我们会拿出去和朋友分享。这个期间我也一直保持和设备厂家的沟通,分享的酒也收到了极大的表扬,给了我们信心。于是在2016年的5月,我找了门面;当时两个人骑个小电驴,在光谷转了一圈,立马就选好了。去济南下定设备,当时也没什么钱,掏了所有积蓄还有刷了信用卡,做了最简陋的装修,买了一套300L的糖化设备,配了6个300L、2个600L的发酵罐,在2016年8月27日,正式对外营业。


【问】开店应该就是累并快乐着吧?
【May】

在光谷的日子里,我们白天酿酒,晚上当吧员,几乎每天是超过18个小时的工作量。通过这种非常直观的、给客人能够看到酿造的过程和讲解,我们引领了很多人了解啤酒酿造,并且追随我们不断地创造新品,一起去感受精酿啤酒的魅力。


【问】后来又开了更多的店?
【May】

2018年的5月,我们签下了泛海店。那时我们决定建酒厂,理由很简单,只是因为光谷店的酒从法律角度,不可以卖到泛海店。并且,当时光谷店的产量,也是远远不够销量的,建厂势在必行。同年12月,我签订了厂房,在2019年9月顺利的拿到了SC(食品生产许可证)。拿证的过程很曲折,但也都一个个地克服了。目前厂房有920平米,各类功能齐全的分区,16个1吨的发酵罐,目标是40个。

2020年的7月上海啤酒节,我们开始走进大众的视野,正式对外销售我们的啤酒。

2020年12月18日,第三家店武汉天地店开业。位于武汉最具有商业地位的街区商圈,我们开始品牌化运营。


【问】从偶遇啤酒到毅然从业,从一家自酿酒吧到一个酒厂,从生啤再到现在引进罐装线,开始售卖听装,都是很大的进步吧。
【May】

总结一下吧。

一切开始的原因,就像被啤酒酿造文化电击了一般,着魔般地不惜一切的去做了。在接下来的很多年里,一直很热爱,专心致志地研究啤酒,做更多的创新,提升酿造水平和认知。尽管这个过程中,因性格等等很多原因我和泰勒分手了,但是不同于其他情侣分手后成陌路人,我们因为Craft Beer这个线牵着,始终还在一起。从恋人退回到朋友,甚至现在是像亲人般的合作伙伴。如果不是两个人源于对同一件事情的热爱,也不可能继续工作。这个我们热爱的事情不但成就我们自己,也成就了我们的事业,还有坚不可摧的友谊。
 
我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已经很满足、很开心,对于很多不了解我们的品牌的人来说,如果他们能够知道我们,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。就算不被市场推崇,我们也甘之如饴继续酿造。

【不得不说,真的很佛系

目前小恶魔的作品已经有新鲜灌装的听装版本,不用等待生啤,免去出行烦恼,坐在家中就能品尝。

想要尝试吗?添加大魔王微信群,不错过小恶魔的美味!

2885.jpg
——我不是懒,我只是懒得签名而已。PS:汽泡菌
【精酿爱好者群】加微信拉你进群 318989567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Copyright © 2020 汽泡菌®精酿啤酒APP Whale shark Technology Co.,Ltd ( 陕ICP备19021550号 )|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