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游客您好
第三方账号登陆
  • 点击联系客服

    在线时间:9:00-16:30

    客服微信

    318989567

    电子邮件

    admin@chnbeer.com
  • 汽泡菌APP

    发现更多好精酿

  • 扫描二维码

    关注汽泡菌APP公众号

推荐阅读
威士忌杂志 LV.1
未知星球 | 未知职业
  • 关注0
  • 粉丝0
  • 帖子20
精选帖子
开启左侧

即使被全世界隔离,也要牢牢抓住享受威士忌的权力!

[复制链接]
威士忌杂志 发表于 2020-9-11 22:0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【精酿爱好者群】加微信拉你进群 318989567

马上注册,进入精酿啤酒的世界。APP下载请搜索:汽泡菌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2020

WHISKYCHIN

烈酒与人文

WHISKYCHINA   ·  2020


上篇关于酒厂救国的文章推送之后,很多朋友在后台留言,对二战时期的威士忌故事各种感兴趣。


好吧,好吧,既然你们爱听,我就给大家接着侃一侃


今天就来给各位讲一个,薅资本主义羊毛的故事。


1941


苏格兰,外赫布里群岛



最近大家喜欢说的那句话叫什么来着


“时代的一粒沙,落在每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”


其实这句话反过来也是一样成立的


时代沉重如山,却依然有人如沙般从世界的指缝中溜走,偷得悠然浮生。



苏格兰的外赫布里群岛上,一座名为Todday的小岛,向东离英国本岛100公里,向西则是一望无际的大西洋,一路航行到头——就是美国。



岛上的居民堪称与世隔绝,他们的故事,也从这里开始。



小岛酒荒

比战争还大的事



1941年(敦刻尔克大撤退那一年),二战在世界范围全面爆发,英国本岛天天人心惶惶,首都伦敦已经熬了几轮空袭。


不过这个天高地远的小岛,既没有受到战火的波及,也没什么战略地位,不需要建筑防御工事,大家依然过着普通的日子。



直到有一天,世界大战带来的阴影,还是笼罩住了小岛。



哦顺便一说,这个危机,既不是空袭轰炸,也不是战线推进,而是——威士忌喝完了。


“咱们岛,酒荒了😭”



解释一下。二战时期英国航运线路被德国潜艇锁死,所以只好对全民实施生活物资配给制。


普通百姓必须去政府和商店处进行登记,从而得到固定份额的生活物品(比如罐头啊,奶制品啊,蔬菜啊,主食啊之类的)。此外,商店也不能自行进货,要遵守统一分配,按需销售,国家通过专门渠道对商店进行供货。



那个时候,全英上下都必须遵守配给制,这个偏僻的小岛也不例外。小岛上唯一的酒吧,是乡亲们平时喝酒聊天的去处。酒吧存货耗尽之后,就只能靠两个月四瓶威士忌的配额过日子——而且还经常到不了货。



小岛的物资依靠小型船舶运输,到了船舶上岛的日子,全体岛民都眼巴巴的聚到码头上,只为第一时间了解,船上有没有大家心念念的威士忌。


旗语对话:

-“带~酒~了~吗?”

-“没~有~呀!”



岛民心碎.jpg





那么问题来了:为啥明明离苏格兰原产地这么近,但是岛上的威士忌却几乎没有呢?


简单,因为粮食用来酿酒太奢侈了——二战时期,为了保障口粮供应,英国粮食部下令减2/3的麦芽威士忌产量。



有一说一,虽然战争时期物资短缺,英国政府还是能保障土豆和面包的充足供给。尤其是添加了钙粉和蔬菜粉的全麦面包,虽然味道很暗黑,但是英国人吃这玩意一直吃到二战结束,全民身体素质居然比战前提升了很多🤷‍♀️


言归正传,苏格兰威士忌协会(对,那时候就有SWA了)也响应国家号召,尽量将威士忌销往海外赚外汇,大大减少了国内市场的威士忌供应。


到了1943年,情况更加严峻,全境酒厂停产,只能靠库存撑着——这些威士忌的一大部分被换成了外汇,一小部分则被投机倒把份子卖去了黑市,成为只有少数人能喝得起的奢侈品。


到了1945年二战结束的时候,全英境内的威士忌库存,几乎被消耗殆尽。




现在才刚刚1941年,英国的老百姓们,就已经喝不上酒了。


没有酒喝,对这些与世无争的岛民来说,是一件比打仗更严重的事儿。



天降沉船

薅资本主义羊毛



不过天无绝人之路,在岛民们犯着酒瘾干瞪眼的时候,一艘船在小岛外围的岛礁上触礁。


这可不是平常运送生活物资的小船舶,而是一艘正儿八经的远洋货轮。


1941年2月5日,这艘名叫“党卫军政治家号”(SS Politician)的货轮从利物浦出发,最终目的地是美国金斯顿,新奥尔良以及牙买加。


可惜,在航行经过马恩岛时遭遇风暴,导致船体油箱破裂,引擎熄火,后来,大风将这艘“废船”带到了外赫布里群岛中的Todday岛浅滩。



看见这艘船,各位岛民的心思立刻活泛了起来。


船上满载各类商品,从饼干到药品应有尽有,不过最让人在意的,是一批即将销往美国的威士忌,数量足有264000瓶。




在这里又要插入历史解说了。


明明全国都还打着仗呢,英国怎么还有闲心往美国运送这么多威士忌?


因为美国缺酒,英国缺钱。


二战时期,英国急需外汇维持战线与后方民生,苏格兰威士忌则是当时最佳选择之一。因为它价格高,而且只在英国出产,所以在世界市场上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。


前面说到了,为了维持粮食供给,二战初期英国国内的威士忌生产降到了战前的1/3,而这些威士忌中的一大部分,都是用于出口的。


卖给谁?自然是卖给十里八乡唯一的富亲戚——美国


那个时候,美国并未参与热战,国库充足,而且禁酒令刚刚解除,市场急需烈酒填补。


战争时期,美元是最稳定的国际货币。


美元意味着物资,军备,民生,而威士忌意味着美元。



因此,自从丘吉尔在1940年5月搬进唐宁街10号后,立刻决定增加英国对美国的商品出口份额。其中占比最高的商品,就是苏格兰威士忌。


所以,即便在本土受空袭威胁的时期,英国依旧坚持大量出口威士忌到美国售卖。一时间,调和威士忌在美国市场大行其道,以至于1945年战争结束以后,美国烈酒公司立刻在苏格兰进行了大量投资,购买了酿酒厂,品牌,仓库和装瓶厂。


那时候,苏格兰威士忌产业的半壁江山都被美国资本注入了一剂强心针,也加速了现代威士忌产业的整合与优化——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常说,二战重塑了整个苏格兰威士忌行业。




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,时间拉回1941年。


面对这艘从天而降的沉船,全岛居民在没花多少时间就达成了共识——大家决定相互配合,共同薅资本主义羊毛。


他们趁着夜色相互传递消息,摩拳擦掌准备行动。



史料记载,岛民们以非正式“救援会”的形式聚集在海滩上,划着小船偷偷接近沉船,男人们甚至穿上了妻子的旧衣服,防止自己的日常服装沾上船体油污而留下证据。



如果你们也有幸,和岛民们一起打开了党卫军政治家号的船舱,或许会看见十分熟悉的威士忌品牌。



这艘船上装载的威士忌,包括但不限于:


Harvey's



Haig & Haig


Black & White 



格兰特父子

Grant and Sons



以及我们再熟悉不过的

Johnnie Walker 红标


(如果还有补充,欢迎在文章下方留言哈)


其中很多威士忌都是专供美国的,岛上正宗的苏格兰乡亲们,反而没有尝过这些调和威士忌的滋味。



就这样,全岛乡亲们一起薅羊毛,紧赶慢赶从船上搬了将近两万五千瓶威士忌,并利用地理优势,将它们藏在岛屿的山洞中。



你可别嫌这些乡亲们觉悟不高——威士忌的事儿,怎么能叫偷呢!


毕竟对于这群岛民来说,战争离他们太远了,只有眼前这些敞开喝几年都喝不完的威士忌,才是值得捍卫的对象。



全岛游击

攥紧酒瓶不放松



设身处地的想一想,断你几个月的粮,然后再给你一山洞喝不完的威士忌,你会是什么反应?


没错,于是乎,这个小岛上的乡亲们,天天开趴体,时时有酒喝,喝醉了就地一躺呼呼大睡。



在二战时期,他们简直成为了全世界幸福感最高的人民。



不过,政府是不可能让满满一船物资凭空消失的。


尤其是这批发往美国的威士忌,不仅外汇没赚着,而且还没来得及上税,就这么凭空消失了,当局的脸往哪搁?


不行,必须把东西给搜回来。


官员们心知肚明,沉船是在todday岛上GG的,这些威士忌必定是被岛上的居民私吞了。


然而岛上无论大人小孩,都对此事守口如瓶,没有人证指认。因此,只有把岛民们藏起的威士忌给找出来,才能给他们定罪。


于是,离中国十万八千里远的苏格兰小岛上,居然也在差不多的时期打起了游击战。


岛上的防卫队队长,上级行政单位派来的警察,时不时的在村子里搞突袭。


而岛民们一边见缝插针的喝酒狂欢



另一方面因地制宜,利用一切方法藏匿威士忌,躲过一次次搜查。


虽然没有明确史料记载,但是很多有趣的故事,通过各种方式流传了下来。



最后的结果是啥呢?


自然是群众的智慧无限大,大家通过各种脑洞大开的方式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搜查,最终把警察,督查,甚至皇家特工全给膈应走了。



虽然当局还是意思意思的控告了几个岛民,但是由于始终没有搜出物证,导致这成了一桩悬案。


直到1987年,才有潜水员在沉船点附近打捞出了8瓶残留在船上,尚未损坏的威士忌。


经过海水常年浸泡,这些威士忌的酒标早已被腐蚀殆尽,只有从瓶身尺寸上能够看出,这是来自于那个年代的威士忌——二战时,英国向美国出口过许多专供军队的威士忌装瓶,这些酒瓶的容量颇大,足有950ml。


这些残存威士忌中的两瓶,在2013年被苏格兰威士忌拍卖行以略高于£12,000的单价售出,而在岛上“消失”的那两万多瓶威士忌,却再也没有人见到过。



酒中道理

捍卫享乐的权力



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这些苏格兰岛民,喝着小酒,哼着小曲,快乐又滋润的一直过到了战争结束的那天。


他们中的很多人,还因为这笔意外的收获,而改变了命运。



2001年,由英国公共记录办公室发布出的政府特工报告显示,沉船上除了威士忌与各类物资之外,还有29万张面值10先令的钞票,合约14万5千英镑,以现在的价值换算,价值高达数百万英镑。


这些钞票本来是发往英国属牙买加殖民地的,不过还没走出英国的国境,就被这些馋酒的苏格兰岛民“截胡”了。


SS政治家号沉船四个月之后,利物浦的银行里就开始出现了带有水渍的牙买加10先令钞票。


到了1943年,这些钞票的开始在英格兰南部,斯托克与苏格兰北部出现


到1958年,皇家特工进行了最后统计——船上的29万张钞票,已经追踪到了21万多张,这些钞票的出现地点包括美国,瑞士,爱尔兰,马耳他,当然还有牙买加。特工们估计,其中三分之二都是直接来自当年私藏威士忌的那些岛民。



威士忌与钞票,大海拿走了多少?岛民拿走了多少?如今已经没有人说得清楚。


但是可以确定的是,在全世界都陷入风雨飘摇的年代,因为一船“从天而降”的威士忌,在这个偏于世界一隅的苏格兰小岛上,有不少居民们得以安稳生活,甚至走向了更广阔的世界。


诶?你问我为啥能把这个故事从头到尾掰扯的那么详细。


因为就在二战结束两年之后的1947年,英国作家康普顿.麦肯锡(Compton Mackenzie)就以这些岛民的故事为原型,写成了小说《荒岛酒池》(Whisky Glore),仅仅两年之后,这部小说又被拍成了同名电影,大受欢迎,在1950年受到英国电影学院(BAFTA)最佳英国电影提名。



很多英国人对这部战时浪漫喜剧片印象颇深,其余波到现在还能泛起涟漪。在2016年爱丁堡电影节开幕时,翻拍版的《Whisky Galore》(译名:威士忌嘉豪) 成为开幕大戏,广受好评。



有些人难以理解,一个“薅羊毛”的故事,能够成为流传近80年的浪漫传说。或许是因为我们所有人都能够与那些岛民产生共情吧。


即使被全世界隔离

也要牢牢抓住享乐的权力。


烈酒教会我们的道理

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意思。




文章内容参考

1947年和2016年拍摄的

两版《Whiksy Galore》电影

想要资源的阔以后台留言

随缘发送

编辑:cy,coco sun

图片:来自网络

责编:cy

公共账号:whiskychina

714.jpg
——我不是懒,我只是懒得签名而已。PS:汽泡菌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Copyright © 2020 汽泡菌®精酿啤酒APP Whale shark Technology Co.,Ltd ( 陕ICP备19021550号 )|网站地图